被打壓的教會為下一代帶來希望

被打壓的教會為下一代帶來希望

華安祖
2018年12月21日

我們應該重視目前中國的教會正被打壓我特別想和各位分享有關秋雨聖約教會的訊息,不僅僅是因為他們的堅持,更是因為他們是一個「維護生命」的教會。
實際上,在中國支持「維護生命」(Pro-Life)即意味著他們不服從政府的計劃生育政策,而且他們還會為那些擁有「太多」孩子的家庭提供援助。但除了履行這些基本的「維護生命」承諾,他們還致力建設「維護生命文化」(”culture of life”)。

2015年經過成都時,我曾短暫參觀過這座教會。我在教會裡與他們著名的王怡牧師及其他幾位教友有個簡短的會面。教會的一切都讓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但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名育有四個孩子的婦女。由於計劃生育政策的原因,在中國生育四個孩子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但是因為主的恩惠,能使不可能作的事變成可能的。

教會以前的聚會地點位於成都的一座辦公大樓裡。

中國約一億名基督徒中,大多數都因參加了家庭教會而有罪。多年來,關於未經登記的宗教集會之法律從未改變。唯一的區別在於政府是如何嚴格執行這些措施。

每年的聖誕節和復活節來臨前,你可能會聽到警察突襲中國教會的消息。這些大規模的鎮壓行動不但阻止了教會舉行大型聚會,還使許多人不願到教會一起參加聚會。

政府一直試圖壓制宗教信仰自由,但由於最近的突襲對象是為人所熟悉的牧師,因此使之成為了國際新聞事件

王怡牧師與他的妻子蒋蓉自被捕以來一直杳無音訊。點擊影片連結即可收看關於所有被拘留教會成員的影片剪輯

在成為基督徒之前,王怡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律師和人權活躍分子。自從成爲基督徒以後,他對修改不公正的法律失去了興趣。取而代之,他最關心的是忠實於聖經中的教導。

他的教會一直都非常公開地運作。儘管王怡拒絕加入「三自教會」,但他還是歡迎警察監督教會的所有活動。因為他們沒有什麼可隱瞞的。

2015年,我和王怡牧師只匆匆見了約15秒。我知道他很忙,而我的普通話水平也很有限。所以我儘量保持簡短,只是對他說:「你好,你的教會很漂亮,我願為你們所有人禱告,願主保佑你們」。我想他除了「你好」和「謝謝你的到來」外什麼也沒說。牧師們對每個人都是這麼說的。

當時的我並不知道他在中國如此出名,而且他在基督教領袖中亦有所爭議,尤其是因為他試圖舉辦天安門廣場大屠殺事件的公開紀念活動。雖然他參與了如此多不同的活動,但讓他陷入最大麻煩的是關於「六四」的活動。

那時候我對上述事情一無所知。但儘管如此,當我被介紹給他時,我還是很擔心。我不好意思這麼說,但我其實很猶豫要不要見他。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似乎是一種安全風險,因為他非法經營著大型的基督教教會、神學院和小學。

但後來,我對自己的恐懼感到內疚。

此照片取自秋雨聖約教會的Facebook專頁。 (沒錯,Facebook在中國被封鎖了,但很多人都知道如何訪問被封鎖的網站。)

當時在我心裡,我覺得應該為自己的態度作出決定。於是我決定,無論我們有什麼不同,這個人在基督裡都是我的弟兄。他正在盡他最大的努力成為一個忠實的基督徒,並遵循他的良心。我為什麼要對見他而感到緊張呢?如果他們毫不猶豫地歡迎我,我為什麼還要猶豫加入這個教會的團契呢?我知道我的內心某處需要作出改變。

但是,我也有一個想法……就是他的教會可能有一天會被關閉,對吧?

沒錯,有可能。而在中國,幾乎所有教會都曾被政府關閉。

溫州的這座教會建築於2016年5月5日被拆除,是幾年前被關閉的數百座家庭教會之一。

對於到秋雨聖約教會的短暫訪問並不在我計劃之內。一切就發生在我要離開成都的最後那刻。我和這個教會並無關係,自從那次短暫的拜訪之後,我也沒有和這個教會裡的任何人聯繫過。

但我想與你分享當晚的經歷。

當我抵達教會的聚會場所後,我對這個教會竟是位於如此寬敞,開陽以及清楚標示的一座辦公樓裡感到非常詫異。教會的地方很大!這怎麼會是一個『地下教會』呢?

同時,我也很驚訝這不是一個祈禱會。相反地,這是一個大型的教會聚會,他們會討論將中國和西方的古代文本融入基督教博雅教育中。

我滿腦子想的都是:「這當真的嗎?真的很不可思議!他們的願景不僅是要生存,而且還要茁壯成長,為下一代建設美好的家園。」

我遇到一位大約30歲的中國專家,他在他們的『地下』基督教學校裡教授拉丁語和希臘語。這讓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老實說,其實當晚遇到的每個人都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們大多是聰明的年輕專業人士。他們毫無畏懼地公開討論有價值的想法。

但他們知道所做的一切都是不合法的。那麼,他們為何還要經歷諸多麻煩來開辦自己的學校呢?我從來沒有問過他們,但我想這是因為中國的公立學校裡教授的是無神論。此外,必須注意的一點是,所有中國學生或老師都不允許加入任何宗教組織。

秋雨聖約教會的家庭成員們正在為他們的孩子建造一個教育綠洲。但在上週,牧師和長老都被逮捕了。當局還威脅說,如果他們不把孩子送到公立學校上學,那麼部分孩子將會被帶走。

點擊圖片可以查閱英文及中文版的持續禱告更新

我只參與了這間教會其中一個會議的一部分,之後我簡短地會見了幾個人。我懷疑教堂裡沒有人還記得我。

但是我需要提到那個在教會裡給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人。我遇到的這位女士,她正懷著她的第四個孩子。

我曾經到過中國各地,但我從未遇過一個擁有四個孩子的年輕中國家庭(除了我在香港參加的教會裡遇過一位)。

當我與那位女性會面時,我感覺自己正在見證一個奇蹟。她非常高興!但我知道,她能夠產下四個小孩的唯一途徑就是得到一個完全對抗當時文化的教會團體的支持。她需要一個願意在社會、情感和法律方面提供支持,且在必要時能夠幫忙承擔罰款等的團體。

耶穌說,世人因我們彼此相愛,就知道我們是基督徒。這是我在這次短暫訪問中最大的收穫。只有愛才能使這個基督教團體無懼無畏。有許多基督教團體願意違反中國的宗教政策,但可悲的是,沒有足夠多的教會願意公開反對計劃生育政策,而此政策是過去40年來最嚴重的侵犯人權行為。

Posted by Pray for Early Rain Covenant Church on Wednesday, 19 December 2018

上圖中的女士可能就是我在2015年那次會面中遇到的是同一人,但我不太確定。儘管聽起來很瘋狂,但實際上可能還有另一個龐大的年輕家庭!你曾經見過擁有這麼多孩子的年輕中國家庭嗎?

由於快到聖誕節了(今天是冬至),我將會以一個稍微不同的筆記來作完結。本週我得到了一則關於一名中國穆斯林婦女最近產下四胞胎的新聞消息。在她懷孕期間,她到過的每一家醫院都試圖讓她流產。但是她遇到了一些基督徒。全因這個維護生命基督教團體付出的愛和犧牲,這名婦女和她的四個孩子都活了下來,平安無事。

當到處都被黑暗和死亡所籠罩,只有主的愛才能照亮道路。但我們可以心懷希望,因為「 以馬內利」(Emmanuel)— 因為主主動來靠近我們。

使用「以馬內利」(Emmanuel)是適當的,這在中國基督徒中是常見的問候語,無論發生什麼事,主都與我們同在。

教會建築將被封鎖關閉,基督徒將於今天和明天內被逮捕。

但是,即使教堂被關閉,世人因我們彼此相愛,就知道我們是基督徒。主的愛使萬物更新。

以馬內利!
阿Joe

 

英國流產婦女被告知要等待,因首次診斷時有出錯

英國流產婦女被告知要等待,因首次診斷時有出錯

2014年,英國一項大型研究調查了2500多名被診斷為流產的患者。根據調查研究的結果,英國醫療系統決定向各女性發出的通知指出,於決定進行醫療程序排出流產胎兒之前,她們應該等待至少7至14天的時間,因有大約3%的流產診斷是錯誤的!

研究人員對相關資料及其呈現的方式處理得非常小心。但實際上,該結果對於被診斷為流產的婦女來說是非常困難的。這意味著在被告知流產後,她們還需要等上一到兩週的時間,只因為她們孩子那微小的還生存著的希望。如果她們選擇等待,孩子死亡的機率大約是97%。如果她們選擇不等待,他們將面臨流掉仍存活著小孩的風險。

流產本身是可怕的。整個經歷更是可怕。雖然這項新研究很重要,但它實際上讓絕大多數人的流產問題變得更為困難。

英國的新政策將延長許多人的悲痛過程,這無疑是令人非常沮喪。但是,在巨大的悲痛中,這項研究帶來的一個積極的結果是:它將會挽救許多意外流產的生命。 研究結果如下: https://www.bmj.com/content/351/bmj.h4579

基因編輯嬰兒:當人類試圖扮演上帝,上帝是怎麼說的?

基因編輯嬰兒:當人類試圖扮演上帝,上帝是怎麼說的?

原創:範鑫 兒童節不要墮胎
基因編輯嬰兒:當人類試圖扮演上帝,上帝是怎麼說的?

這幾天,中國科學家“基因編輯嬰兒”的消息刷爆了朋友圈,幾乎是一邊倒的譴責之聲。譴責的理由,大致可以總結為“將重大而不可預知風險的技術,非經嚴謹的評估而不負責任地應用在人類身上,並因此可能在未來造成巨大的災難”。
這的確是應當受到譴責,然而這樣的批評或早或晚也必將隨著技術的成熟而消失,因為人們的批評反映出人們並不反對“基因編輯嬰兒”,人們更多是反對“不可控”。

但對於基督徒來講,這種角度的思考是不夠的。世俗社會的倫理所追求的是以多數人利益為考量的“公眾的共識”,基督徒的倫理卻進一步要追求聖潔的生活。正如利未記19章所記:耶和華對摩西說:“你曉諭以色列全會眾說:你們要聖潔,因為我耶和華你們的上帝是聖潔的。”

下面三句,是聖經中記載上帝關於人類生命所說的話。

第一句:人的本質

上帝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他的形像造男造女。(創世紀1:27)

要思考人類生命的本質,我們需要回到人類開始的地方。

在創世紀的第一章當中,上帝用六日創造了如今的宇宙。在每一日創造的結束,上帝都對自己的所創造事物有一個肯定。從第一日到第五日,“上帝看著是好的”(創世紀1:10、12、18、21、25)。但在第六日的時候,上帝對這一天的肯定卻是“甚好”(創世紀1:31),因為上帝在這一天造了人。

在上帝眼中,為什麼人是“甚好”,比前面五日所造的一切還要好呢?在人的眼中,往往是前面五日的東西比第六日的更好啊。

因為人很特殊,人是照著上帝自己的形象造的。

雖然聖經沒有進一步說“上帝的形象”是什麼,但這至少有兩個層面的意義。

1)人與上帝有特殊的關係。

在所有的受造物當中,只有人是照著上帝的形象造的,人與上帝具有的某種關係,是其它的受造之物所沒有的。

2)人身上反映了上帝的某些屬性

人是照著上帝的形象造的,意味著人與上帝的某些相似性,一個人的本質要反映出上帝的某些屬性。正如耶和華說:“你們要聖潔,因為我耶和華你們的上帝是聖潔的。”(耶利米書19:2)在福音書中,耶穌也說:“所以,你們要完全,像你們的天父完全一樣。”(馬太福音5:48)

人不是上帝,人也不可能成為上帝,但人要反映上帝的屬性。這除了告訴我們人類生命的本質,同時也給基督徒如何作倫理判斷的一個方向:這樣做,與“天父的完全”是否相合?

第二句:人的價值從何而來

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為上帝造人是照自己的形像造的。(創世紀9:6)

大洪水之後,上帝賜給挪亞的第一條禁止性的命令是“不可殺人”。而不可殺人的理由,不是基於公共利益的考量,而是與人的本質緊密相連。這節經文清楚地說明,關於殺人最重要的事,是你殺死的人具有上帝的形象。換言之,凡殺人的,就是與上帝為敵。上帝看人的價值,不是看人“有什麼”,有多少的身外之物,祂看重人“是什麼”⃘

對嬰兒基因進行編輯的背後,其實是從人“有什麼”來展開的一套對人類價值的判斷標準。基因的篩選,也是對人的篩選,而很多時候篩選的手段是殺人,清除被這一套標準判定為“沒有價值”的人。當篩在已出生的人中進行的時候,就是希特勒的種族滅絕;發生在未出生人當中的時候,就是計劃生育、胎兒性別鑒定;發生在更早的時期,就是嬰兒基因編輯。

萊希河畔蘭茲堡(德文:Landsberg am Lech)1944年

第三句:如何對待最小的人類

王要回答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馬太福音25:40)

從某個角度看,在現有的輔助生殖技術中,與嬰兒基因編輯最為相似的就是“試管嬰兒”。不同的是,一個在篩選基因,一個在篩選胚胎,但“試管嬰兒”已經是安全可控的了。“試管嬰兒”的手術過程通常是這樣。從夫妻雙方各取精子和卵子,在實驗室中進行多組受精卵的體外培育,之後將其若干個植入女性的子宮,觀察其發育狀況,然後根據胚胎發育的狀況和這對夫妻想要的數量,將不需要的胚胎除滅。可能一對夫妻想要1個孩子,做了5個胚胎,移植2個胚胎之後,成功生下1個孩子,剩下的3個胚胎就一直放在醫院冷凍。到如今,許多醫院都有大量被遺棄或遺忘的人類胚胎。

這樣一種“安全可控”的技術,現在是沒有多少人譴責了,但作為認識生命之主的基督徒來講,或許值得我們多一些思考。有一些基督徒,他們雖然想得到自己血緣上的孩子,他們選擇做“試管嬰兒”,但當他們想要一個孩子的時候,他們就只做一組受精卵,他們也不在這裡面做篩選,如果失敗了,他們也就不再做第二次嘗試。

有一些基督徒,他們信主之前在醫院中冷凍了受精卵,在明白了聖經對人類生命的啟示之後,他們不願拋棄這些還只是一個細胞狀態的人,他們就繼續把剩下的受精卵孕育出來。還有一些基督徒,他們效法上帝的收養,去收養孤兒,並視為己出。別人照著某種價值觀所拋棄的孩子,他們照著另一種價值觀把他們帶回自己的家中。

後記:潘朵拉的盒子?

許多人在評論這件事時,提到“潘朵拉的盒子”,其實歷史上人類打開的盒子太多了,有很多到今天也沒有關上,但我們已經不再驚詫了。

在當今世上,造成人類非自然死亡最多的原因,就是墮胎。

過去人們要拋棄一個孩子的時候,再怎麼也要等到孩子出生,現在技術的發展將這個拋棄的動作提前到了懷孕的階段。每年超過5000萬的健康胎兒,沒有被修改基因而承受了潛在的健康風險,而是直接被殺死了。在手術臺上,以近乎於淩遲的方式被肢解,然後被扔進垃圾桶裡,被沖進下水道裡。

相比之下,人為造成潛在基因缺陷的雙胞胎,哪一個更邪惡呢?如果胎兒被殺尚且是一件小事,修改胎兒基因又有多大呢?在實驗室裡用胎兒做實驗是邪惡的,在手術臺上殺嬰又該如何評價呢?

在中國基督徒普遍對墮胎保持沉默的背景之下,我們對編輯嬰兒基因發出的批評,會像是睡慣了橋洞的人突然開始嫌棄酒店的床單沒洗乾淨。

如果我們不能從“人的本質為何、人的價值何在”的角度來看待周圍習以為常的罪惡,以此來重建我們對人類生命價值的防線,那一切對編輯嬰兒基因的驚詫,也僅僅是少見多怪罷了。如果我們這一代的基督徒對墮胎的罪保持沉默,我們的下一代接受編輯嬰兒基因也就沒有什麼障礙了。

你真的珍視生命嗎?真的看人是“照著上帝的形象造的”嗎?面對我們周圍每年超過1000萬的墮胎數字,你願意有所行動嗎?歡迎你在微信後台留言,加入我們。

推薦文章:
墮胎之前,必須知道
基督徒醫生:知道我不做人流手術,所有同事都很驚訝
收養家庭:這不是一個完全冷漠的世界
美國女子流產後將14周大死胎放冰箱分享照片,勸婦女不要墮胎
為什麼“兒童節不要墮胎”

國際兒童日

國際兒童日

自1959年通過《兒童權利公約》(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以來,聯合國每年都於11月20日紀念「國際兒童日」(Universal Children’s Day)。

但直至94年前的1924年9月26日,國際聯盟(聯合國前身,League of Nations)才批准了《兒童權利公約》的前身 — 《日內瓦兒童權利宣言》(Geneva Declaration of the Rights of the Child)。

這份1924年編寫的文件是第一份專門討論兒童權利問題的國際公約。《日內瓦宣言》( Geneva Declaration)中指出:

  1. 每個兒童均有權享有包括物質、道德和精神之發展;
  2. 每個兒童在飢餓、患病、身體殘疾和成為孤兒時應得到特別幫助;
  3. 在危難時兒童的需求應在第一時間得到滿足;
  4. 必須使兒童有能力謀生,保護兒童免受經濟剝削;
  5. 為兒童在被撫養的同時培養社會責任感。

上述權利對於今天的我們來說是如此簡單且是應份的。但情況並非總是如此。兒童權利活動家們付出了艱難的犧牲和努力,才使我們能夠理所當然地認為兒童本應擁有這些基本權利。

這項文件的主要啟發來自被稱為「兒童權利之父」的雅努什·科扎克(Janusz Korczak)。他花了數十年時間致力促進保護兒童權利。雖然文件不是他撰寫的,但他是第一個宣揚這種想法的人,根據他的貢獻,柯札克被邀請在原始文件上簽字。

華沙的柯札克紀念碑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柯札克曾有多次機會逃離納粹的逮捕,但他為了陪伴孤兒院的孩子拒絕離開。1942年,他與孤兒院的200名兒童一起於特雷布林卡集中營(Treblinka)遇難。

自從《宣言》被國際聯盟大會(League of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通過以來,他所啟發的這份文件可謂具有歷史性意義。於聯合國接替國際聯盟之後,該《宣言》被改寫為《兒童權利公約》。自1989年11月20日以來,已有193個國家簽署和通過了這項公約。這是歷史上被廣泛採用的人權公約。

那是當然!誰不愛孩子?誰不希望孩子們能夠成功和茁壯成長?無論如何,儘管有些國家較其他國家不關心這份公約,但任何不願意簽署這份文件的國家都會對其國家形象造成損害。

故此,聯合國的每一個成員國均簽署了此《公約》。除簽署協議之外,每個聯合國成員國最終亦都通過了《公約》 — 除了美利堅合眾國,美國給出的理由是擔心國際社會控制其國內政策。

然而,每個國家都簽署了該文件,並表示將遵守《公約》的規條。還有一些國家會擔心國際社會干預其國內政策,但他們知道如果最終不簽約,他們將會丟國家的面子。

對於一個國家來說,簽署一份承認兒童權利的條約似乎是輕而易舉的事。但是不同國家持有不一樣的價值觀。例如,一些提倡伊斯蘭教法的國家反對《公約》中有關兒童宗教自由的條款,並說他們的國內法才是首要的,不過他們最終還是選擇簽署。有數個歐洲國家反對由伊斯蘭教法管轄的國家簽署,但這些歐洲國家最後也簽署了。以色列和加拿大反對巴勒斯坦簽署該《公約》,因為他不屬於聯合國成員國,雖然如此,以色列和加拿大仍然簽署了。或許最令人不安的是中國,因中國表示,他們不會遵守公約中任何與中國計劃生育政策相抵觸的條款。

據推測,中國不希望聯合國在以下問題上困擾他們:
1)由於孩子「太多」而被迫從父母身邊帶走的孩子們;
2)不向本應被流產的新生兒提供醫療服務;
3)拒絕向數百萬沒有出生證明文件的兒童提供應有的醫療和教育支援。

令人驚訝的是,包括北韓和緬甸在內的世界上幾個最具壓迫性的國家,在簽署《公約》時並沒有表示任何保留意見。顯然, 這些國家的兒童不被允許行使其許多權利。

這表示,只要成員國普遍願意承認他們應該關心兒童權利,那聯合國實際上可接受兒童缺乏某些自由的情況發生。雖然這令人沮喪,但某程度上也是一種進步(或許吧)。

總而言之,雖然《公約》喚起的並非只是空口白話,不過似乎也僅此而已。儘管某些成員國存在公然違反《公約》的行為,但聯合國從未拒絕過任何簽署國。

例如,聯合國曾表示,他們對中國於2005年將性別選擇性墮胎列為非法的法律感到滿意(該性別選擇性墮胎行為曾導致中國每年有數百萬未出生的女嬰被流產,當中原因只是因為她們生為女性)。但聯合國仍然「關心」(“satisfied”)中國的計劃生育政策如何鼓勵強制墮胎和性別選擇性墮胎,以及地方官員如何從父母那裡帶走非法出生的孩子,並將他們送到孤兒院收養或強迫他們勞動等情況。(見聯合國關於中國侵犯兒童權利的報告請點這裡,以及中國的回應請點這裡。)

《公約》特別關注有關計劃生育官員強迫父母放棄超過其出生配額的子女,並將其出售和轉移到當地孤兒院供國內或國際收養或強迫兒童勞動的報導。

顯然地,並非每個國家都以相同方式關心兒童的權利。但這份文件確實起到了一定作用。如果沒有這樣的條約,現時世界各地兒童的處境會是如何?這項全球宣言非常重要,因為它是一種讓各國公開如何對他們社會中最弱小和最無助的成員負責的方式。 (當然,他們本可以在問責制方面做得更好。)

94年前的今天,柯札克(Janusz Korczak)對關於《兒童權利宣言》的啟發被寫於紙上,並由國際聯盟簽署。他以具體的方式履行了這個宣言,與其他被遺忘的兒童團結在一起,生死與共。即使在非常黑暗的時代和地方,每個孩子都應值得被記住、保護和慶賀。

子宮裡的語言課程?

子宮裡的語言課程?

我曾到過北角的一間輔導中心面試。身處於中心的房間裡,我覺得自己巨大得可笑,因為這是為非常年幼的孩子們而設計的。

中心的大多數學生都只是2到3歲,他們甚至還設有針對嬰兒的課程。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個中心為6個月大的學生提供課程。

我所指的是懷孕6個月的胎兒學生。

我試圖去了解更多關於產前語言課程的資訊,但是網上的資訊並不多。因此可理解為,這種產前語言課程的做法從未成為主流。

《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的文章「語言課程始於子宮」中,解釋了我們如何得知語言技能是在子宮中培養出來的。但它也鼓勵父母不要過於擔憂產前語言課程。

穆恩博士(Dr. Moon)說道:「帶給父母的基本信息是,不要太過糾結於如何讓你年幼的孩子做好語言準備。而要讓他們做那些真正自然、简单的事情就好。」

家長們願意做出巨大的犧牲來幫助他們的孩子在生活中取得成功。這在東亞競爭激烈的環境中,情況尤其如是。許多家長花錢請最好的家教,聘僱保姆確保孩子能按時參加所有的校外課程,甚至為了讓孩子上最好的學校而陷入債務問題。有些父母甚至在孩子上小學之前就為他們安排好所有事情!為了幫助孩子在競爭激烈的名牌幼兒園中取得入學名額,家長們甘願付出大量金錢。

從「關愛生命」(pro-life)的角度來看,這帶出了一個關於義德的問題。為什麼家長們在孩子們的幸福和成功的道路上花費如此多時間、精力和金錢,但與此同時,卻有如此多孩子的生命在未出生前就被扼殺呢?孩子們的生命應比他們要就讀的幼兒園排名更重要!但是當今社會並非如此運作,為什麼不呢?我們該怎樣才能改變這種狀況呢?

“祢的信實直到永遠” – 為北韓禱告

“祢的信實直到永遠” – 為北韓禱告

”祢作的工定必完成“

我沒有機會細讀金正恩與特朗普在新加坡召開高峰會的新聞,因此也沒有什麼補充,但似乎是神應允了禱告。

世界各地不同的文化中,有很多不同宗派的祈禱小組恆切聚會我們永遠不知道究竟為北韓獻上了多少禱告,或為北韓的佈道事工盡了多少努力這一切都是在私底下進行,是在祈禱的「密室」中。

數年前,馨香祭壇 (Fire and Fragrance) (一所宣教學校)的菲切特 (Sean Feucht)曾在北韓作了以下一首歌 (北韓人沒有敬拜的自由,但外國人則例外)這是一個先知性的宣告,神在數百年前所動的善工,祂必成全這工 (腓立比書1章6節)。

這是部分的歌詞:

公義降臨世間,什麼也不能隠藏;
神的國將臨,伸張正義;
無人能阻擋,祂旨意必成﹔

神阿,袮是全能的,沒有難成的事…
神阿,袮的信實,直到永遠,祢作的工定必完成。

“Finish What You Started”, Sean Feucht

教會妥協的悲慘歷史

1930年代,朝鮮半島被日本佔據,日本政府要求所有人,包括基督徒在內,在神道教廟中參拜1938年9 月9 日,長老宗召開大會,並在政府的強大壓力下,於翌日議決同意在廟中參拜,以表示愛國情懷經過多年以來的勸諭和迫害,教會守不住了,此後不少基督徒也屈服了,在虛假的禮儀中低頭參拜。

朝鮮後來脫離了日本的統治,朝鮮半島沿北緯38度分為南北兩部分。

1948年9月9 日,金日成建立了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並得到教會領袖的支持。

1958年9月9 日,金日成關了所有基督教堂,基督徒受到有系統的迫害今天,所有市民每日也須向金氏家族的肖像敬拜很多拒絕敬拜的基督徒受到嚴刑處分。

除了受到種種不公平的看待外,數以千計的基督徒被關在獄中,因為他們不肯向假神的像鞠躬。

祈禱會的見證

2011年,我和一群新加坡的弟兄姊妹一起禱告,他們熱切祈禱金正日會悔改,或被取代三天之後,他因心臟病去世,由金正恩接任。

自此之後,我便一直有留意北韓的動態,不單是北美媒體的報道,也留意區域和當地的新聞。

我聽到很多外國人在北韓境內和鄰近地區工作的故事很多故事很美麗,很感人,亦有令人心碎的但世人還未聽到北韓人民口中的故事,至今仍未聽過日後人們將聽到這些故事。

在此之前,就讓我們禱告 : 公義在北韓如滾滾洪流,耶穌的見證從北韓開始傳遍萬邦!

「這次你們不要爭戰」

數年前當我在港島出席一個為北韓的每周祈禱會時,有人在會上分享了歷代志下20章12-20節,作為先知的禱告第17節說:

猶大和耶路撒冷人哪、這次你們不要爭戰、要擺陣站著、看耶和華為你們施行拯救.不要恐懼、也不要驚惶.明日當出去迎敵.因為耶和華與你們同在。」

在新聞分析員詳盡討論道金正恩與特朗普的峰會和其他消息之際,我們應繼續為北韓真正的需要禱告,仰望神的作為。

北韓的墮胎情況

北韓可以說是世界上最虔誠的國家,人民受困於一個極為複雜對金氏家族的祟拜文化中,生活的每一部分也被操控這同時亦是世界上最無法無天的地方,貪污猖獗,人民酗酒,淫業興盛,性暴力泛濫。

不幸地墮胎在北韓亦極為普遍。1950-2015年期間,北韓並無管制墮胎的法例,墮胎往往是強制的。

所以在2015年當金正恩改變這情況,立法禁止墮胎時,我感到很出奇,不知有何感想這新政策或許可以救回一些無辜的生命,但非法墮胎仍會繼續,醫生仍會向孕婦索取高昂的產前檢查費。

金正恩在任何角度明顯都不是“維護生命”的人,他禁止墮胎的理由只是希望增加人口。一如納粹德國的希特拉禁止墮胎是為了他的「雅利安民族」,但卻要求其他非雅利安人墮胎北韓的情況也一樣,政府強行將很多混血嬰兒打掉,或迫囚犯進行墮胎 (詳情可在此了解)。

在獄中懷孕的婦女,或在中國被逮捕或遣返回北韓的,均被勒令墮胎。很多脫北者曾見證這一幕

我們應怎樣做?

在讀過北韓的新聞後,我們很容易忘記這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國家,人民起居工作,有笑有淚,生兒育女,望子成才,過著美好的生活。

但今天北韓的情況卻令人無法對明天抱有希望,因此我們要繼續為這個國家禱告。

「你們要記念被捆綁的人,好像與他們同受捆綁,也要記念遭苦害的人,想到自己也在肉身之內。」(希13章3節)

願主賜福,
華安祖  
愛惜生命

後記

最近和一位維護生命的中國領袖交談,他希望我們為他們夫婦代禱請在私禱中紀念他們,及他們在中國的拯救生命事工。

亦請為中國的牧師和由中國基督徒負責的非政府組織代禱你可能間中聽聞主要的教堂被拆掉的新聞,這可不是常態,很多教會反而被勸告要向當局登記,否則便要靜靜地關門。

這情況也發生在私營孤兒院、安老院及其他照顧貧弱者的機構中他們正受到特別的監視。

中國的情況常有變數,但神是全能的,無處不在如果神向你作出服事中國的呼召,這正是禱告和裝備自己的最佳時候。

「要收的莊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他的莊稼。」(路10章2 節)

 

記兩次輔導“墮胎後的醫治”

記兩次輔導“墮胎後的醫治”

原創 : 记两次辅导“堕胎后的医治”

我從來沒有想過作為一個弟兄給一個姊妹做墮胎後的醫治輔導。這不是合適的,但上帝的特別安排也讓我有了這樣的一次體驗。

前段時間一個弟兄給我打來電話說他們教會的一個姊妹墮胎了,現在情緒方面比較低落,想找人聊聊。我答應了,當時想著到時候讓那個弟兄,那個姊妹,讓我家姊妹一起,見面聊聊。事情約的突然,那天那個弟兄發燒生病了,我也還沒來得及和我妻子打招呼。我就想說,要不等下次有機會的。

後來他們堅持要來。我就和那個弟兄,還有那個姊妹見面了。(這樣的情況也不是最佳的選擇,但是事情就這樣發生了,那個姊妹的膽量挺足的,她也沒有太過在意提自己的隱私)

第一次見面,我們就簡單溝通了下情況。大概瞭解了墮胎的前前後後,知道有哪些相關的人,心態和認知的變化等等。詳細情況不具體說明了。

本來計劃長期,我家姊妹跟進做《秘密全交托》的課程,但因為那個姊妹過幾天就要離開去外地了,所以沒有辦法,我們只好又約了第二次的溝通。希望第二次的溝通可以帶來一些幫助。

第二次的溝通,是我和我妻子,還有那個姊妹一起見面的。因為我們還帶著孩子,所以,主要談話的過程是我在參與(本來應該由我妻子主導的,但是因為是臨時安排,她沒有太多準備)。這次的過程中,很明顯感覺到一種張力:就是表明墮胎是殺人這個真理和希望當事人得安慰和憐憫之間的張力。

幫助曾經墮胎的媽媽走出痛苦的經歷是不容易的。當面責備並讓人甘願領受是不容易的。安慰和憐憫中帶有分別為聖的真理是不容易的。願上帝改變人心!

分享幾點:

一、無痛人流真的非常嚴重。當時沒有痛處的感覺帶來心靈的麻木,沒有辦法讓人體會到墮胎的邪惡,而裝飾成一件輕鬆愉快的小事。其實,那個姊妹說了,當那個麻藥的勁過去了以後,仍舊會感受到很痛很痛的,心裡面也會痛。

二、醫院手術的時候,她的老公對她很好,說話的聲音也變的溫柔了,端茶倒水的態度也變的積極了。但是這樣的畫面確是極其的諷刺,好像是在慶祝某某人的死亡。為什麼對於自己的孩子,可以絕情到如此地步呢?事實上,這樣的情感體驗,阻礙了流產的媽媽認識到這是犯罪得罪上帝的。似乎好像在說慌,沒關係,上帝仍舊會安慰我的。

墮胎帶來的傷害分類總結

 

三、我們想要把墮胎是殺人的事實告訴她的時候,用了兩個鋪墊,第一個,胎兒是人,胎兒的生命是從受精卵的時候就開始的。可能大部分人在理性上都還承認,但在墮胎的選擇上,他們往往會忽略不計。第二個,墮胎後產生很多身體心靈的問題。這樣是基於他們開始求助的事實。然後,墮胎是殺人,他們 之前犯了罪的真理才會進入她們的內心。這個過程很難,本來應該花很長的時間,更為細膩的説明他們的情感認識到這些內容,而不單單只是理性。所以,墮胎後的醫治,重點並不是在於說了什麼重要的話,而是在於陪伴。

四、短時間內,其實讓她們把注意力轉向自己尋求上帝的幫助是更有意義的。因為,上帝真的願意人回轉到他面前。無論是在墮胎前,還是在墮胎之後,都仍要回到福音裡面,才能帶來內心的平安和安息。

五、平常的禱告,不容易讓人敞開心扉。所以,這樣輔導性質的禱告,可以有一些互動問題的幫助。但並不是主導,只是為了當事人更好的和上帝溝通,更好的從一些問題的細節中感受到自己之前的痛苦,還有尋求上帝的必要。如果溝通的時間已經很長,詩歌可以幫助情感方面的釋放。聖靈的帶領和幫助可以讓人為自己的過犯悔改,從而帶來平安。

這次輔導談話的經驗,讓我們更加清楚墮胎之後的心理,也更加知道這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很多時候,就像我們和自己的父母的關係一樣,我們犯了錯,我們不敢說,我們卻又想事情可以過去,不再糾纏著我們。

如果我們和父母的關係好,我們就不會去犯錯,想墮胎這樣的大錯就更不應該去犯(正常的父母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婚前墮胎)。但是如果我們和我們的父母關係不好,我們就會把自己藏起來,在墮胎之前就已經把自己藏得黑漆漆的,自己為自己的人生負責,不想父母插手管我們的生命。因為我們從很多現實的父母那裡得不到什麼安慰。

還好,我們有在天上的父!有的時候我們不夠認識他,不知道祂會因為什麼事情生氣,什麼事情是祂的底線,所以我們必須為此付出很多的眼淚,甚至生命的代價。但是有的時候,祂又在那裡等著我們,就像等著浪子一樣。祂作為我們的父親,給我們的不是權利和義務的條條框框,他給我們的是祂的生命,祂的注意和祂的情感。

***

後來耶穌在殿裡遇見他,對他說:“你已經痊癒了,不要再犯罪,恐怕你遭遇的更加利害。”(約翰福音5:14)

耶穌就直起腰來,對她說:“婦人,那些人在哪裡呢?沒有人定你的罪嗎?”她說:“主啊,沒有。”耶穌說:“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從此不要再犯罪了!”(約翰福音8:10-11)

這組資料告訴你,基督徒墮胎有多普遍

這組資料告訴你,基督徒墮胎有多普遍

 范鑫 儿童节不要堕胎,6月28日
这组数据告诉你,基督徒堕胎有多普遍

 

昨天,在轉發溫州真誠弟兄的一篇文章時,我加上了如下的評論。

有一位弟兄看到了之後,就問我這個“將近一半”的資料是從何而來的,我隨後將此前我們在幾年當中的統計資料發給了他,他看了之後說“這個資料實在讓人震驚”。

(詳細資料請點擊文末“閱讀原文”。)

可不是嗎?令人震驚。

***

“兒童節不要墮胎”的呼籲開始於2012年,最初我們以為“胎兒是人,不可墮胎”在教會中應該是一個常識,因為聖經上那麼多經文都在講人在母腹中如何被神知道(創25,詩139),所以我們作為“世上的光”,應該把這樣的資訊告訴社會,因為社會的墮胎太普遍了。

直到第二年,就是2013年,我們在自己教會的成年會友中作了一項問卷調查,然後我們才猛然發現——悔改,必須從教會開始。

問卷調查的結果顯示,在我們的教會中有44%的成年會友都有墮胎的經歷。

這是一件“細思恐極”的事情,每個禮拜坐在教會中的基督徒,有大約一半曾經墮掉過自己的孩子。然後你再聯想到曾經看見有文章,說中國教會要復興了,要把福音傳回耶路撒冷,這兩幅畫面,如何整合在一起的呢?

我們當然希望這些墮胎都是發生在基督徒信主之前,但隨著對各地教會的瞭解加深,我們越來越不敢這樣想。

有許多教會從來沒有講過“胎兒是人,墮胎是罪”的資訊,許多基督徒是在傳道人、牧師的允許、鼓勵和壓力之下墮胎,甚至傳道人、牧師自己就在墮胎。

*參考文章:墮胎問題:聖徒的見證和醜聞

有人可能會問,“為什麼牧師還會鼓勵墮胎的?”

因為教會比社會多了一個“作好見證”的光環,不能違反計生政策。因此,在某些教會中,墮胎率甚至大大超過社會平均。

在有墮胎經歷的基督徒當中,又有大約一半的基督徒從未在禱告中提起過這件事,有的人是因為不知道這是罪,有的人知道這是罪,但心理不敢向神提起。

***

基督徒的墮胎問題,不只是一個倫理問題,它同時關係到教會的聖潔。

面對這組墮胎資料所揭示的教會問題,我們有兩個選擇。第一個選擇是無視它,繼續與之相處,實際上中國教會已經與之相處了很多年了。

如果我們這樣做的話,有兩個結果是必然發生的。

第一,教會與世界一樣,無法見證生命的主。

教會不關注墮胎問題,教會當然還會繼續存在,也會有另外一些美好的事情在其中。但如果說到人類生命的價值,教會就沒有見證的力量。

第二,教會在見證一些別的東西。

我們來看這段經文。

他們以背向我,不以面向我;我雖從早起來教訓他們,他們卻不聽從,不受教訓,竟把可憎之物設立在稱為我名下的殿中,污穢了這殿。他們在欣嫩子谷建築巴力的邱壇,好使自己的兒女經火歸摩洛;他們行這可憎的事,使猶大陷在罪裡,這並不是我所吩咐的,也不是我心所起的意。(耶利米書32:33-35)

猶大背叛上帝,他們就開始崇拜異教的偶像,學習異教的儀式,把自己的孩子燒死獻給摩洛。他們本來被上帝從世界中分別出來作上帝的子民,但他們現在的行為卻和外邦人一樣。上帝借著先知耶利米的話說“這並不是我所吩咐的”。

從屬靈的意義上看,墮胎就是當代的嬰兒獻祭,古人把胎兒獻給偶像希望得到豐收,今天的人墮胎是為了保住自己的聲譽、工作和生活品質。

當外邦人看見一群自稱相信上帝的人做出一些邪惡的事情,會怎麼說呢?“原來這就是他們的信仰,這就是他們的神,他們的信仰跟我們沒有什麼差別,他們的神也跟我們的神差不多。”

這就是教會正在見證的東西。

或者,我們還有第二個選擇——做點什麼來改變一些東西。比如:

你願意這樣做嗎?

閱讀原文

兒童節回顧:“守護生命”成為教會常識,基督徒才能祝福世界

兒童節回顧:“守護生命”成為教會常識,基督徒才能祝福世界

昨天是兒童節,也是第7個“兒童節不要墮胎”的推廣日。

我們觀察到一些現象,看見主使用這項服侍歸正祂自己的教會,基督徒的自發性越來越高,在兒童節關注未出生的兒童變得更加自然而然,一些教會中開始形成守護生命的氛圍,開始祝福他們身邊的世界。

1.更多的教會參與“守護生命”

除了以往參與的教會外,今年廣東鶴山、浙江溫州、四川宜賓、四川樂山等城市也有教會參與進來。不僅僅是基督徒個人,而是教會從教導的層面來參與。

我們之所以盼望教會的參與,因為這關乎教會的聖潔。

當教會中大約一半的基督徒都陷在墮胎的罪裡(見下圖),她如何可能見證一位聖潔、賜人生命救主呢?

(查看2017年統計頁面,問卷:基督徒,你曾經墮胎嗎?

一些基督徒未婚懷孕,不敢告訴教會,因為教會裡定罪的氛圍強過接納的氛圍。

一些傳道人因為曾經墮胎,不敢讓人知道,每次上台講道之前心裡都受到控訴。

但只要教會參加一次“兒童節不要墮胎”的活動,或者一次專題講座,或者只是在教會中擺放一張《墮胎的真相》,這間教會就跨出了從0到1的轉變,將“守護生命,不可墮胎”的教導帶進基督徒的常識範圍。

過去幾年,我們許多次見證了神使用這樣的一小步,在教會中結出美好的果子。

2.更多個人或主內機構在兒童節關注胎兒

最初我們的活動名稱之所以關聯兒童節,是希望將兒童的概念擴展到未出生的胎兒。

因為從詞語的使用上講,很多人會覺得胎兒與人(成人)的距離更遠,但接受“胎兒是兒童”卻更容易。如果胎兒是完整的兒童,那當然也是完整的人了。

今年,我們欣喜地看到一些個人或機構的網上平台在兒童節推送他們的原創文章,從他們所擅長的領域來回應“胎兒是兒童”,讚美生命,反對墮胎。

並且這些公共號有許多我們並不認識,這樣的景象在去年兒童節都還比較罕見。更多的網上平台在這天也主動轉載我們推薦的文章。

部分原创文章

橡樹文字工作室:“對胎兒冷漠的人,就是殺人犯” | 兒童節特刊

家庭日記:這才是真正的分娩紀實,觀影全程我頭皮發麻

AGAPASS阿卡貝絲:兒童節不要墮胎 | “如果我能活著長大”

六百擊:我寧願失去自己的生命,也不願意再做一次墮胎手術!

愛相聚在耶穌家園:信仰旅程——兒童節不墮胎

教會微刊:兒童節特刊 | 我們反對墮胎(附反墮胎科普視頻)

氣質修行:不墮胎,送給兒童節最好的禮物

真理與自由:【六一特刊】尊重生命,拒絕墮胎 | 權璽

3.基督徒發現非信徒朋友在街上收到單張

這樣的事當然有偶然性,但如果基督徒的參與沒有到達一定規模,也不太會一天之內就出現兩次吧。

我們鼓勵弟兄姊妹在朋友圈中分享“守護生命,反對墮胎”的資訊,希望你成為自己朋友圈子中第一個公開的“生命守護者”,在當下的文化環境中,你很可能也是唯一一個。

4.當天接到求助電話

這件事還是有些驚喜,就在兒童節當天,我們的義工江阿姨接到一通求助電話,同樣罕見的是,打來電話的是一名男生,他正巧接到了我們發出的單張。

(電影海報,又名《朱諾》)

他說自己的女朋友懷孕了,兩人都還是大學生。女朋友想生下來,女方父母知道後也支持,但這個男生非常忐忑不安。他還沒畢業,沒有工作,他可能對未來有許多憧憬,這個突如其來的孩子無疑將改變他的人生軌跡。

很多時候,一個典型的大學愛情故事是這樣結尾的:女友懷孕了,男友送她去醫院墮胎,無論最後墮或沒墮,他們最終還是分手了。

目前這對年輕人還要進一步與家人溝通,江阿姨也儘量鼓勵這個男生,我們盼望他們能為愛留下孩子,或為孩子繼續相愛。雖然我們不贊同婚前同居,但盼望他們最終能在婚姻中收穫大團圓結局。

***

我們一直所盼望的,就是基督徒單單被神的道激勵,“反對墮胎”能真正成為中國教會中的常識,“守護生命”能成為教會的文化,而不僅是制度化的事工。

盼望某一天,雖然不同的基督徒雖然在不同領域有各自的專長,但面對墮胎的問題時,我們每一個都是“生命守護者”,挺“生”而出!

 

 

 

我們做到了!相片📷影片📹由「為生命步行」

我們做到了!相片📷影片📹由「為生命步行」

相片 📷 影片 📹 由「為生命步行」

感謝主!

感謝我們的主!第三屆香港「為生命步行」終於正式完滿結束,在此感謝你們的代禱和支持。

Group photo before the March for Life.

當天我們聚集在一起禱告。我特意選了在下午3時33分禱告,因為我想起了耶利米書33章3節:「你求告我,我就應允你,並將你所不知道、又大又難的事指示你。」

而有一件事,我並沒有在「為生命步行」聚會中與大家分享。在2012年6月1 日,我當時居住在中國內地,同時為搬遷到香港作準備。剛好6月1日那天,是中國內地的兒童節。

記得那日,我為到成千上萬被墮胎殺害的中國胎兒痛哭流淚了數小時。又為到在內地那些對墮胎事件長久靜默無語的教會而哭泣。我呼求上帝,但卻沒有聽到任何回應。

在今年的「為生命步行」,我們邀請到一名中國內地的講員來分享,原來在2012年6月1 日那天,一個中國國内維護生命的運動正式起動了。他目前正帶領一群機智聰明的團隊事工,在眾多的教會中興起禱告,並帶動維護生命的教育。

當我們呼求上主,衪便會回應!而且衪將透過在東亞地區的下一代來回應我們!

這次的香港講員是Dominic,他是香港天主教教區的副主教。他在聚會中分享到一個在香港舉辦的維護生命計劃,而且此計劃在去年得到很大量的支持。由於流產的胎兒被視為醫療廢物,一般而言,這些已逝的生命並不容許由父母埋藏。在去年,一個專案小組起來為此政策而進行遊說工作。這似乎只是一場為了建立生命文化的小小爭戰,卻實在地提高了社會對父母權益和胎兒尊嚴的關注,同時改變了他們的態度。

84嵗的日本講員Kenzo Tsujioka,「日本維護生命」(Pro-Life Japan)的始創人。他這次特意從日本來到我們中間,實在是我們的榮幸!

另外,還有兩對來自中國內地的年輕情侶來與我們分享,提到了他們目前最新有關維護生命教育和懷孕資源關顧(pregnancy resource care)的項目。請持續為他們的事工能有豐碩成果而禱告!

Jonny and his wife Xiang Meng. Image from WORLD Magazine article, “Still taking the narrow path“.

Pro-life speakers from Mainland China and Japan sharing their testimonies over breakfast.

Watch our closing event at the end of the March for Life.

最後,我想再度分享為何今年我如此奮力地推動「為生命步行」。在80年前,日本引入了優生保護法,導致極高的墮胎率。而在40年前,中國亦實施了家庭計劃政策。我不想在另一個40年過後,再次看到更多無辜的下一代被犧牲。因此,今年的「為生命步行」是一個在香港和東亞地區有力的宣告,宣告我們將為生命而站出來!

如果你也願意為這些寶貴的生命站出來,邀請你簽署並保留這份聲名。

如果你參與了今年的「為生命步行」,請花數分鐘來填寫你的意見:你對「為生命步行」的體驗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