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報刊──號角報的編緝一直對維護生命的事情非常熱心,因此他們的記者相約我作訪談,主要希望談及上月舉行的「第三屆為生命步行」,同時也希望了解關於「愛惜生命」(Asia for Life)的工作。

由於時間倉促,我們沒有足夠時間完成訪問。因此,我透過電郵回答了她的一些問題。有關的報導可於以下連結找到:
(English)
Third year of March for Life in Hong Kong – Joe Woodard calls for praying and fasting to end abortion
(中文)香港舉行第三屆為生命步行 發起人華安祖:墮胎問題只能透過祈禱和守齋來解決

1. 可否介紹一下關於「愛惜生命」(Asia for Life) ?
我正在嘗試展開各個有關維護生命的項目,因此希望予以一個名字來整合現在所作的事情。一些好聽的名字例如:Joy of Life已被取用,我最終選擇命名「愛惜生命」(Asia for Life),以強調在東亞一帶強化愛惜生命的連結工作。

2. 可否簡介在香港有關反墮胎意識和維護生命工作的情況?
談到「墮胎」一詞,就猶如談論強姦、家庭暴力一般,讓人難以啟齒。說到底,誰會願意講起「墮胎」這般的事呢?但我認為假如教會群體能引入新思維和一些提供字詞,便能幫助信徒認真去帶出有關「墮胎」的討論,而不再認為這話題只會引起憤怒和羞恥的情緒。我們因此可誠實地、不帶羞恥地探討,從而激發教會對「墮胎」事情的熱心關注、釐清相關罪的立場和給予解答。

3. 是什麼讓你委身於推動維護生命運動?
許多時間,我會以正面的方式表達維護生命的信息,而非經常把「墮胎」掛在口邊。但我希望在這更直接地向你表達。在東亞地區,每天有70,000宗墮胎個案。我相信並沒有任何合理的理由去解釋這些個案,「墮胎」絕對會帶來長遠而惡劣的社會問題。我相信無論每個人──不論身軀大小,都具有生而所得的尊嚴。我們無權殺害任何無辜的生命。很多人問我為何如此關注「墮胎」,我想到的第一個意念是:「你有否親眼看過墮胎是什麼一會事?」我並沒有宣諸於口,恐怕把話題終結了。我想或許將來可以一試!

自己高中始,我便確認「墮胎」是一項人權議題。這是有關未出生嬰孩的公義議題,也是關於家庭和社會如何公義對待婦女的議題。我們可以有「墮胎」以外更好的做法。

我自身並沒有過關於墮胎的經歷。但我的太太便是在墮胎中幸存的生還者。她的母親在懷有她以前已是9個孩子的母親,直至發現懷上了她,她被遊說進行藥物墮胎,並認為這是最好的抉擇。後來藥物竟對我的太太沒做成任何傷害,我的太太因此生存下來。亦因為這奇蹟,她成為了家庭和這世界美好的祝福。

4. 你對於香港的維護生命運動有何盼望?你認為有機會把運動發展至澳門,甚至中國其他地方嗎?

「……如果不藉著禱告和禁食,就不能趕出去。」耶穌對他們說。當時耶穌正在拯救一個被邪靈附身的小孩,他因被鬼附而自殘、又被拋到火裡和水裡去。其實「墮胎」這件事正正反照著同等的情況,腹中的胎兒被扔到火裡和水裡去。利用「墮胎」來解釋問題這種思維簡直是瘋狂。但偏偏這想法卻深深烙印在社會當中。事實上,它所帶來的問題遠遠超乎它所成全的,它摧毀了我們的下一代。我的願景是喚醒人來禱告和禁食,藉此終結「墮胎」。當然,還有很多其他的方面可幫助停止「墮胎」,但我並不認為缺少了禱告和禁食能叫人成功達成這任務。

就推展維護生命運動到其他地區而言,我認為絕對有可能!我很高興可以鼓勵和協助這事情,相信本地有志人士更能建立有效率的事工。假如有人有心志推動此運動,我將很樂意與他分享我的想法。

5. 你認為政府能採取什麼行動來幫助這些未出生的胎兒?

我來自美國,我並不知道美國政府應採取什麼行動來處理墮胎議題。同樣,我也難以評論香港政府應採取什麼行動來應對這議題。縱然香港政府透過向醫院和家計會撥款資助,促使每年發生9000多宗墮胎事件,但它並非發動墮胎的始源。追溯事情起源,是由於當時的外國醫生在社會中提倡「墮胎」為正常行為,並且認為有需要實行而開始的。當然一些支持維護生命的醫生和醫療界人士也致力協助終止「墮胎」行為。許多人把生與死的決定取決於醫生的建議。由此可見,醫生的取向是相當具影響力的。

因此,我首要的關注並非政策的改變。我希望傳遞清晰的維護生命信息到各教會中,我深信神將使用教會來祝福社區和群體。綜觀歷史,有關終結殺嬰、

兒童奴役、裹腳的事情都是由基督徒所完成的。而儘管我們有不同的傳統和神學觀,我們仍可一起協力回應這不公義的「墮胎」問題。

在以下這幅照片中,一個母親即將與被拍賣作奴隸的女兒分別。300年前,這一幕幕竟然合法地發生在世界每個角落中。對於當時的人而言,我們現今對反奴隸制度的立法想必是不可能實現的夢想。沒有多少個人能想像時至今天,反奴隸制度竟實行在每個國家當中。

然而,在現實當中,反奴隸制度實行了,奴隸卻仍然存在,而且依然是人類當中一個可怕的災害。事實上,世界上有估計45,000,000的人口被販賣。沒有可接受的理由能容讓這種事情發生,它應被終止。

縱然這人口販賣數字完全不合情理,如今這數字已是在這千年間最為低的。這歸公於一群基督教廢奴主義者數百年的祈求和奮鬥工作。沒有了他們持續的努力,奴隸制度將被繼續接受和被視之為正常的交易。

雖然有許許多多的受害者,奴隸制度始終未有終結。因此,一群基督教廢奴主義者持續地尋找新的方法來影響教育和法律,以致能舒緩國際間發生的奴隸販賣事件。我們在此事上仍需努力,但為到奴隸廢除運動在過去的數百年間有驚人的進展,我們獻上感恩。

同樣,我的目標是極力去遊說人們,「墮胎」就如奴隸制度一樣,是絕不被接愛和不需要發生的事情。我深深盼望著,這一些的改變不需要花上數百年的時間來完成。

在很久以前,很多人認為奴隸並非社會中的一員,而且奴隸制度是經濟交易中所需的。粗暴地將母親與兒女分開被視為極平常的事。對於容許奴隸制度的發生,就有如容許墮胎在社會中發生,是極大的謊言。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Because of the ongoing civil unrest in Hong Kong, Asia for Life is taking this season to invest in projects that will prevent violence, chaos, and despair. Until Summer 2020, this website will have fewer updates than usual.

Because of the ongoing civil unrest in Hong Kong, Asia for Life is taking this season to invest in projects that will prevent violence, chaos, and despair. Until Summer 2020, this website will have fewer updates than usual.

This city has always had an unusual degree of liberty, and has long supported Christian ministries and fundamental human rights initiatives throughout Asia. That's why it's urgent that Hong Kong maintain its freedoms, and hope for the future.

Sign up here or send a message to learn more about the work of Asia for Life. And please pray for Hong Kong.

You ha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