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 记两次辅导“堕胎后的医治”

我從來沒有想過作為一個弟兄給一個姊妹做墮胎後的醫治輔導。這不是合適的,但上帝的特別安排也讓我有了這樣的一次體驗。

前段時間一個弟兄給我打來電話說他們教會的一個姊妹墮胎了,現在情緒方面比較低落,想找人聊聊。我答應了,當時想著到時候讓那個弟兄,那個姊妹,讓我家姊妹一起,見面聊聊。事情約的突然,那天那個弟兄發燒生病了,我也還沒來得及和我妻子打招呼。我就想說,要不等下次有機會的。

後來他們堅持要來。我就和那個弟兄,還有那個姊妹見面了。(這樣的情況也不是最佳的選擇,但是事情就這樣發生了,那個姊妹的膽量挺足的,她也沒有太過在意提自己的隱私)

第一次見面,我們就簡單溝通了下情況。大概瞭解了墮胎的前前後後,知道有哪些相關的人,心態和認知的變化等等。詳細情況不具體說明了。

本來計劃長期,我家姊妹跟進做《秘密全交托》的課程,但因為那個姊妹過幾天就要離開去外地了,所以沒有辦法,我們只好又約了第二次的溝通。希望第二次的溝通可以帶來一些幫助。

第二次的溝通,是我和我妻子,還有那個姊妹一起見面的。因為我們還帶著孩子,所以,主要談話的過程是我在參與(本來應該由我妻子主導的,但是因為是臨時安排,她沒有太多準備)。這次的過程中,很明顯感覺到一種張力:就是表明墮胎是殺人這個真理和希望當事人得安慰和憐憫之間的張力。

幫助曾經墮胎的媽媽走出痛苦的經歷是不容易的。當面責備並讓人甘願領受是不容易的。安慰和憐憫中帶有分別為聖的真理是不容易的。願上帝改變人心!

分享幾點:

一、無痛人流真的非常嚴重。當時沒有痛處的感覺帶來心靈的麻木,沒有辦法讓人體會到墮胎的邪惡,而裝飾成一件輕鬆愉快的小事。其實,那個姊妹說了,當那個麻藥的勁過去了以後,仍舊會感受到很痛很痛的,心裡面也會痛。

二、醫院手術的時候,她的老公對她很好,說話的聲音也變的溫柔了,端茶倒水的態度也變的積極了。但是這樣的畫面確是極其的諷刺,好像是在慶祝某某人的死亡。為什麼對於自己的孩子,可以絕情到如此地步呢?事實上,這樣的情感體驗,阻礙了流產的媽媽認識到這是犯罪得罪上帝的。似乎好像在說慌,沒關係,上帝仍舊會安慰我的。

墮胎帶來的傷害分類總結

 

三、我們想要把墮胎是殺人的事實告訴她的時候,用了兩個鋪墊,第一個,胎兒是人,胎兒的生命是從受精卵的時候就開始的。可能大部分人在理性上都還承認,但在墮胎的選擇上,他們往往會忽略不計。第二個,墮胎後產生很多身體心靈的問題。這樣是基於他們開始求助的事實。然後,墮胎是殺人,他們 之前犯了罪的真理才會進入她們的內心。這個過程很難,本來應該花很長的時間,更為細膩的説明他們的情感認識到這些內容,而不單單只是理性。所以,墮胎後的醫治,重點並不是在於說了什麼重要的話,而是在於陪伴。

四、短時間內,其實讓她們把注意力轉向自己尋求上帝的幫助是更有意義的。因為,上帝真的願意人回轉到他面前。無論是在墮胎前,還是在墮胎之後,都仍要回到福音裡面,才能帶來內心的平安和安息。

五、平常的禱告,不容易讓人敞開心扉。所以,這樣輔導性質的禱告,可以有一些互動問題的幫助。但並不是主導,只是為了當事人更好的和上帝溝通,更好的從一些問題的細節中感受到自己之前的痛苦,還有尋求上帝的必要。如果溝通的時間已經很長,詩歌可以幫助情感方面的釋放。聖靈的帶領和幫助可以讓人為自己的過犯悔改,從而帶來平安。

這次輔導談話的經驗,讓我們更加清楚墮胎之後的心理,也更加知道這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很多時候,就像我們和自己的父母的關係一樣,我們犯了錯,我們不敢說,我們卻又想事情可以過去,不再糾纏著我們。

如果我們和父母的關係好,我們就不會去犯錯,想墮胎這樣的大錯就更不應該去犯(正常的父母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婚前墮胎)。但是如果我們和我們的父母關係不好,我們就會把自己藏起來,在墮胎之前就已經把自己藏得黑漆漆的,自己為自己的人生負責,不想父母插手管我們的生命。因為我們從很多現實的父母那裡得不到什麼安慰。

還好,我們有在天上的父!有的時候我們不夠認識他,不知道祂會因為什麼事情生氣,什麼事情是祂的底線,所以我們必須為此付出很多的眼淚,甚至生命的代價。但是有的時候,祂又在那裡等著我們,就像等著浪子一樣。祂作為我們的父親,給我們的不是權利和義務的條條框框,他給我們的是祂的生命,祂的注意和祂的情感。

***

後來耶穌在殿裡遇見他,對他說:“你已經痊癒了,不要再犯罪,恐怕你遭遇的更加利害。”(約翰福音5:14)

耶穌就直起腰來,對她說:“婦人,那些人在哪裡呢?沒有人定你的罪嗎?”她說:“主啊,沒有。”耶穌說:“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從此不要再犯罪了!”(約翰福音8: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