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範鑫 兒童節不要墮胎
基因編輯嬰兒:當人類試圖扮演上帝,上帝是怎麼說的?

這幾天,中國科學家“基因編輯嬰兒”的消息刷爆了朋友圈,幾乎是一邊倒的譴責之聲。譴責的理由,大致可以總結為“將重大而不可預知風險的技術,非經嚴謹的評估而不負責任地應用在人類身上,並因此可能在未來造成巨大的災難”。
這的確是應當受到譴責,然而這樣的批評或早或晚也必將隨著技術的成熟而消失,因為人們的批評反映出人們並不反對“基因編輯嬰兒”,人們更多是反對“不可控”。

但對於基督徒來講,這種角度的思考是不夠的。世俗社會的倫理所追求的是以多數人利益為考量的“公眾的共識”,基督徒的倫理卻進一步要追求聖潔的生活。正如利未記19章所記:耶和華對摩西說:“你曉諭以色列全會眾說:你們要聖潔,因為我耶和華你們的上帝是聖潔的。”

下面三句,是聖經中記載上帝關於人類生命所說的話。

第一句:人的本質

上帝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他的形像造男造女。(創世紀1:27)

要思考人類生命的本質,我們需要回到人類開始的地方。

在創世紀的第一章當中,上帝用六日創造了如今的宇宙。在每一日創造的結束,上帝都對自己的所創造事物有一個肯定。從第一日到第五日,“上帝看著是好的”(創世紀1:10、12、18、21、25)。但在第六日的時候,上帝對這一天的肯定卻是“甚好”(創世紀1:31),因為上帝在這一天造了人。

在上帝眼中,為什麼人是“甚好”,比前面五日所造的一切還要好呢?在人的眼中,往往是前面五日的東西比第六日的更好啊。

因為人很特殊,人是照著上帝自己的形象造的。

雖然聖經沒有進一步說“上帝的形象”是什麼,但這至少有兩個層面的意義。

1)人與上帝有特殊的關係。

在所有的受造物當中,只有人是照著上帝的形象造的,人與上帝具有的某種關係,是其它的受造之物所沒有的。

2)人身上反映了上帝的某些屬性

人是照著上帝的形象造的,意味著人與上帝的某些相似性,一個人的本質要反映出上帝的某些屬性。正如耶和華說:“你們要聖潔,因為我耶和華你們的上帝是聖潔的。”(耶利米書19:2)在福音書中,耶穌也說:“所以,你們要完全,像你們的天父完全一樣。”(馬太福音5:48)

人不是上帝,人也不可能成為上帝,但人要反映上帝的屬性。這除了告訴我們人類生命的本質,同時也給基督徒如何作倫理判斷的一個方向:這樣做,與“天父的完全”是否相合?

第二句:人的價值從何而來

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為上帝造人是照自己的形像造的。(創世紀9:6)

大洪水之後,上帝賜給挪亞的第一條禁止性的命令是“不可殺人”。而不可殺人的理由,不是基於公共利益的考量,而是與人的本質緊密相連。這節經文清楚地說明,關於殺人最重要的事,是你殺死的人具有上帝的形象。換言之,凡殺人的,就是與上帝為敵。上帝看人的價值,不是看人“有什麼”,有多少的身外之物,祂看重人“是什麼”⃘

對嬰兒基因進行編輯的背後,其實是從人“有什麼”來展開的一套對人類價值的判斷標準。基因的篩選,也是對人的篩選,而很多時候篩選的手段是殺人,清除被這一套標準判定為“沒有價值”的人。當篩在已出生的人中進行的時候,就是希特勒的種族滅絕;發生在未出生人當中的時候,就是計劃生育、胎兒性別鑒定;發生在更早的時期,就是嬰兒基因編輯。

萊希河畔蘭茲堡(德文:Landsberg am Lech)1944年

第三句:如何對待最小的人類

王要回答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馬太福音25:40)

從某個角度看,在現有的輔助生殖技術中,與嬰兒基因編輯最為相似的就是“試管嬰兒”。不同的是,一個在篩選基因,一個在篩選胚胎,但“試管嬰兒”已經是安全可控的了。“試管嬰兒”的手術過程通常是這樣。從夫妻雙方各取精子和卵子,在實驗室中進行多組受精卵的體外培育,之後將其若干個植入女性的子宮,觀察其發育狀況,然後根據胚胎發育的狀況和這對夫妻想要的數量,將不需要的胚胎除滅。可能一對夫妻想要1個孩子,做了5個胚胎,移植2個胚胎之後,成功生下1個孩子,剩下的3個胚胎就一直放在醫院冷凍。到如今,許多醫院都有大量被遺棄或遺忘的人類胚胎。

這樣一種“安全可控”的技術,現在是沒有多少人譴責了,但作為認識生命之主的基督徒來講,或許值得我們多一些思考。有一些基督徒,他們雖然想得到自己血緣上的孩子,他們選擇做“試管嬰兒”,但當他們想要一個孩子的時候,他們就只做一組受精卵,他們也不在這裡面做篩選,如果失敗了,他們也就不再做第二次嘗試。

有一些基督徒,他們信主之前在醫院中冷凍了受精卵,在明白了聖經對人類生命的啟示之後,他們不願拋棄這些還只是一個細胞狀態的人,他們就繼續把剩下的受精卵孕育出來。還有一些基督徒,他們效法上帝的收養,去收養孤兒,並視為己出。別人照著某種價值觀所拋棄的孩子,他們照著另一種價值觀把他們帶回自己的家中。

後記:潘朵拉的盒子?

許多人在評論這件事時,提到“潘朵拉的盒子”,其實歷史上人類打開的盒子太多了,有很多到今天也沒有關上,但我們已經不再驚詫了。

在當今世上,造成人類非自然死亡最多的原因,就是墮胎。

過去人們要拋棄一個孩子的時候,再怎麼也要等到孩子出生,現在技術的發展將這個拋棄的動作提前到了懷孕的階段。每年超過5000萬的健康胎兒,沒有被修改基因而承受了潛在的健康風險,而是直接被殺死了。在手術臺上,以近乎於淩遲的方式被肢解,然後被扔進垃圾桶裡,被沖進下水道裡。

相比之下,人為造成潛在基因缺陷的雙胞胎,哪一個更邪惡呢?如果胎兒被殺尚且是一件小事,修改胎兒基因又有多大呢?在實驗室裡用胎兒做實驗是邪惡的,在手術臺上殺嬰又該如何評價呢?

在中國基督徒普遍對墮胎保持沉默的背景之下,我們對編輯嬰兒基因發出的批評,會像是睡慣了橋洞的人突然開始嫌棄酒店的床單沒洗乾淨。

如果我們不能從“人的本質為何、人的價值何在”的角度來看待周圍習以為常的罪惡,以此來重建我們對人類生命價值的防線,那一切對編輯嬰兒基因的驚詫,也僅僅是少見多怪罷了。如果我們這一代的基督徒對墮胎的罪保持沉默,我們的下一代接受編輯嬰兒基因也就沒有什麼障礙了。

你真的珍視生命嗎?真的看人是“照著上帝的形象造的”嗎?面對我們周圍每年超過1000萬的墮胎數字,你願意有所行動嗎?歡迎你在微信後台留言,加入我們。

推薦文章:
墮胎之前,必須知道
基督徒醫生:知道我不做人流手術,所有同事都很驚訝
收養家庭:這不是一個完全冷漠的世界
美國女子流產後將14周大死胎放冰箱分享照片,勸婦女不要墮胎
為什麼“兒童節不要墮胎”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