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1959年通過《兒童權利公約》(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以來,聯合國每年都於11月20日紀念「國際兒童日」(Universal Children’s Day)。

但直至94年前的1924年9月26日,國際聯盟(聯合國前身,League of Nations)才批准了《兒童權利公約》的前身 — 《日內瓦兒童權利宣言》(Geneva Declaration of the Rights of the Child)。

這份1924年編寫的文件是第一份專門討論兒童權利問題的國際公約。《日內瓦宣言》( Geneva Declaration)中指出:

  1. 每個兒童均有權享有包括物質、道德和精神之發展;
  2. 每個兒童在飢餓、患病、身體殘疾和成為孤兒時應得到特別幫助;
  3. 在危難時兒童的需求應在第一時間得到滿足;
  4. 必須使兒童有能力謀生,保護兒童免受經濟剝削;
  5. 為兒童在被撫養的同時培養社會責任感。

上述權利對於今天的我們來說是如此簡單且是應份的。但情況並非總是如此。兒童權利活動家們付出了艱難的犧牲和努力,才使我們能夠理所當然地認為兒童本應擁有這些基本權利。

這項文件的主要啟發來自被稱為「兒童權利之父」的雅努什·科扎克(Janusz Korczak)。他花了數十年時間致力促進保護兒童權利。雖然文件不是他撰寫的,但他是第一個宣揚這種想法的人,根據他的貢獻,柯札克被邀請在原始文件上簽字。

華沙的柯札克紀念碑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柯札克曾有多次機會逃離納粹的逮捕,但他為了陪伴孤兒院的孩子拒絕離開。1942年,他與孤兒院的200名兒童一起於特雷布林卡集中營(Treblinka)遇難。

自從《宣言》被國際聯盟大會(League of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通過以來,他所啟發的這份文件可謂具有歷史性意義。於聯合國接替國際聯盟之後,該《宣言》被改寫為《兒童權利公約》。自1989年11月20日以來,已有193個國家簽署和通過了這項公約。這是歷史上被廣泛採用的人權公約。

那是當然!誰不愛孩子?誰不希望孩子們能夠成功和茁壯成長?無論如何,儘管有些國家較其他國家不關心這份公約,但任何不願意簽署這份文件的國家都會對其國家形象造成損害。

故此,聯合國的每一個成員國均簽署了此《公約》。除簽署協議之外,每個聯合國成員國最終亦都通過了《公約》 — 除了美利堅合眾國,美國給出的理由是擔心國際社會控制其國內政策。

然而,每個國家都簽署了該文件,並表示將遵守《公約》的規條。還有一些國家會擔心國際社會干預其國內政策,但他們知道如果最終不簽約,他們將會丟國家的面子。

對於一個國家來說,簽署一份承認兒童權利的條約似乎是輕而易舉的事。但是不同國家持有不一樣的價值觀。例如,一些提倡伊斯蘭教法的國家反對《公約》中有關兒童宗教自由的條款,並說他們的國內法才是首要的,不過他們最終還是選擇簽署。有數個歐洲國家反對由伊斯蘭教法管轄的國家簽署,但這些歐洲國家最後也簽署了。以色列和加拿大反對巴勒斯坦簽署該《公約》,因為他不屬於聯合國成員國,雖然如此,以色列和加拿大仍然簽署了。或許最令人不安的是中國,因中國表示,他們不會遵守公約中任何與中國計劃生育政策相抵觸的條款。

據推測,中國不希望聯合國在以下問題上困擾他們:
1)由於孩子「太多」而被迫從父母身邊帶走的孩子們;
2)不向本應被流產的新生兒提供醫療服務;
3)拒絕向數百萬沒有出生證明文件的兒童提供應有的醫療和教育支援。

令人驚訝的是,包括北韓和緬甸在內的世界上幾個最具壓迫性的國家,在簽署《公約》時並沒有表示任何保留意見。顯然, 這些國家的兒童不被允許行使其許多權利。

這表示,只要成員國普遍願意承認他們應該關心兒童權利,那聯合國實際上可接受兒童缺乏某些自由的情況發生。雖然這令人沮喪,但某程度上也是一種進步(或許吧)。

總而言之,雖然《公約》喚起的並非只是空口白話,不過似乎也僅此而已。儘管某些成員國存在公然違反《公約》的行為,但聯合國從未拒絕過任何簽署國。

例如,聯合國曾表示,他們對中國於2005年將性別選擇性墮胎列為非法的法律感到滿意(該性別選擇性墮胎行為曾導致中國每年有數百萬未出生的女嬰被流產,當中原因只是因為她們生為女性)。但聯合國仍然「關心」(“satisfied”)中國的計劃生育政策如何鼓勵強制墮胎和性別選擇性墮胎,以及地方官員如何從父母那裡帶走非法出生的孩子,並將他們送到孤兒院收養或強迫他們勞動等情況。(見聯合國關於中國侵犯兒童權利的報告請點這裡,以及中國的回應請點這裡。)

《公約》特別關注有關計劃生育官員強迫父母放棄超過其出生配額的子女,並將其出售和轉移到當地孤兒院供國內或國際收養或強迫兒童勞動的報導。

顯然地,並非每個國家都以相同方式關心兒童的權利。但這份文件確實起到了一定作用。如果沒有這樣的條約,現時世界各地兒童的處境會是如何?這項全球宣言非常重要,因為它是一種讓各國公開如何對他們社會中最弱小和最無助的成員負責的方式。 (當然,他們本可以在問責制方面做得更好。)

94年前的今天,柯札克(Janusz Korczak)對關於《兒童權利宣言》的啟發被寫於紙上,並由國際聯盟簽署。他以具體的方式履行了這個宣言,與其他被遺忘的兒童團結在一起,生死與共。即使在非常黑暗的時代和地方,每個孩子都應值得被記住、保護和慶賀。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Because of the ongoing civil unrest in Hong Kong, Asia for Life is taking this season to invest in projects that will prevent violence, chaos, and despair. Until Summer 2020, this website will have fewer updates than usual.

Because of the ongoing civil unrest in Hong Kong, Asia for Life is taking this season to invest in projects that will prevent violence, chaos, and despair. Until Summer 2020, this website will have fewer updates than usual.

This city has always had an unusual degree of liberty, and has long supported Christian ministries and fundamental human rights initiatives throughout Asia. That's why it's urgent that Hong Kong maintain its freedoms, and hope for the future.

Sign up here or send a message to learn more about the work of Asia for Life. And please pray for Hong Kong.

You ha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